中國書鋪網 > 帶著萌寵去修仙 > 正文 第五百五十二章領導有領導的難處

正文 第五百五十二章領導有領導的難處

    我們在房間里突然出現的時候,女孩的奶奶正帶著她媽媽在書房里打掃衛生。看到我們突然出現她們有點驚愕,隨手按了一下旁邊的一個按鈕,不多會兒一排帶槍的士兵出現在了我們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們家連個傭人都沒有,什么事情都得自己做,也真夠累的了。”菜餅無視周圍的士兵,打量著女孩的奶奶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們是什么人?怎么進到我們家的?”女孩的奶奶色厲詞嚴的質問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玉潔的師傅,我這次是過來找他爺爺商量事情的。”

    菜餅不想為難一個老太太,他直接說出了自己的來意。

    女孩的奶奶將信將疑,女孩的媽媽態度堅決的說我們是一群騙子,堅持要把我們抓起來。

    正在這時,女孩玉潔帶著她爸爸和爺爺趕了過來。

    玉潔的爸爸沒見過菜餅,可他爺爺跟菜餅打過很多次交道了,同來的幾個隱門的精英也見過不少。

    “蔡大師你們過來了!”玉潔的爺爺驚喜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玉潔!你今天怎么回來了?”玉潔的奶奶看到自己的孫女就忘記了我們。帶著燦爛的笑容想伸手拉玉潔,可又顧忌手上的污漬。

    “師傅通知我說要來我們家,我就提前回來了。”玉潔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時間通知的她?”我好奇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從上海出發之前通知的她,沒想到她回來的這么慢。”菜餅沉聲說道,對玉潔的怠慢有點不太高興。

    看著菜餅一臉面色不愉的樣子,玉潔的老爸聲音洪亮的解釋道:“蔡大師,玉潔接到你的通知,就帶著我們緊趕慢趕往回走了,我們在渤海附近執行任務,只用了不到一個小時就趕過來了,車輪子都跑掉了一個,你不要怪我們怠慢啊。”

    說完他對著菜餅敬了一個軍禮。

    這是一個四十出頭的軍人,雖然身上穿了一件便裝,但身上的軍人氣勢卻絲毫未減半分。

    玉潔的爺爺沉靜的笑了笑,沒做任何的解釋。

    “我們還是談正事要緊!”他看著菜餅說道。

    菜餅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玉潔,帶著你奶奶和你媽媽出去忙吧,我們現在要談點事。”玉潔的爺爺非常不客氣的攆人了。

    玉潔想留下來,看了一眼菜餅,菜餅沒吭聲,雖然她是準兒媳婦,但他還是不想讓她參與進來。

    玉潔帶著人出去了。

    霎時間書房安靜下來,所有人一時都不知道該從何談起好。

    玉潔的爺爺開口了,畢竟是一方大佬,說出的話,考慮的問題站在的角度不同,說出來的話也就不一樣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們過來是幫我們解決海水和空氣核污染的,對此我和國家高層領導人都討論過,但都沒找到合適的方法,不知道你們是怎么打算的,準備怎么處理。”

    “事情的起因經過我也只是了解了一個大概,我現在沒有任何的計劃,我們過來是想配合你們的行動的。”

    菜餅也不傻,沒把事情大包大攬過來。

    玉潔的爺爺沉吟了一下后說道:“你們先在這里休息一下,我要去找人商量一下再做決定。”

    玉潔幫我們這群人找了個賓館安置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貌似我們來的有點突然了。”我說道

    “不突然,現在情況比我想的要嚴重的多,再晚點的話,會有大批的百姓受害。”菜餅沉聲說道。

    我們在賓館里討論這場核危機的時候,首都的某個秘密會議室里,國家一號領導和其他幾位高層大佬面色凝重的聚集在一起。

    會議一開始,國家一號領導人先給大家放了一個小錄像,一群變異的海洋生物和幾個受到核輻射污染的人類。

    接著國家一號領導人開口說道:“這幅錄像沒有經過任何的修飾和夸張,這是這幾天在我們近海處出現的海洋生物和人。是被巡檢的海洋部隊查到并拍攝下來的,這幾個人也是我們中原人,是沿海的漁民。”

    國家一號領導人的話音剛落,背后的大屏幕上又出現了一大波的變異海洋生物,長相奇形怪狀,甚是嚇人!

    在場的所有大佬都盯著大屏幕上的變異海洋生物,面色非常的凝重。

    “這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,島國已經打響了第一槍。我們現在除了迎戰已經沒有選擇余地。”國家一號領導的話讓在場的所有主和派都閉上了嘴。

    “有點難辦!”

    “確實難辦,空氣污染不同于真刀真槍的戰爭,你不知道敵人藏在哪里,怎么對抗?”

    “但也不能什么都不做,任由污染蔓延下去吧?”

    “現在臨時研究治理污染的問題是不是有點晚了?”

    大家七嘴八舌的議論著,對于這場莫名的污染,想想就覺得頭疼。

    “這么多年都沒有核泄漏的問題出現,就在島國跟我們關系緊張的時候,突然就泄露了,你說他們會不會是故意的行為?”

    “傷敵一八百,自損一千,要真是島國自己做的,他們這招可真是個損招。”有人笑道。

    “島國危機一出現,我們國民人心慌慌,要盡快解決平息這件事,如果處理不當,很容易引起暴亂,讓一些居心叵測的人趁機落井下石,國家不可亂,國家的根本不可動搖。”國家一號領導人一錘定音的說道。

    南海危機,新疆暴亂,昆侖火車站的恐怖襲擊,再加上島國的核空氣入侵。

    此時的國家內憂外患,在座的所有人心里都有一種不好的感覺,似乎有一張無形的大網,在慢慢的罩向中國。

    打仗并不可怕,在場的所有人都是從槍林彈雨中走出來的,可戰后的百姓苦啊,國家花了幾十年的時間才恢復過來的經濟就這么毀了,不甘心啊。

    國家就像一個嗷嗷待哺的孩子,在這些大佬們的精心看護下慢慢長大,眼看著就要邁步前行之際,虱子,蒼蠅都跳了出來想把他嚇得裹步不前了,這也是各位大佬所不愿意看到的。

    “戰爭是我們手里最后一張王牌,不到萬不得已不要輕易使用。”有人提議道。

    “高精尖的武器該研發還得研發,不能要上轎了繡衣還沒有做。”有人提出了不同的意見。

    “有的時候,不是我們自己想和平就能和平的,睡覺的時候也得睜著一只眼睛啊!”有人感嘆道。
bbin体育官网 皇家彩票游戏 建行股票行情 吉林十一选五前三组走势图 天津快乐10分开奖给我 河北好运彩3开奖查询 金沙棋牌游戏下载大全 秒速飞艇开奖规律 黑龙江11选5走势图 今天排列3开机号 好彩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