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國書鋪網 > 武煉巔峰 > 正文 第三千六百八十八章 勾連兩界

正文 第三千六百八十八章 勾連兩界

    沒有氣勢的碰撞,沒有能量的交鋒,鐵血,幽魂,獸武三人齊齊現身,與孤身而來的殘夜對峙,也僅僅只是隔著虛空互望彼此。

    并非三位大帝不想殺了殘夜,只是殘夜不好殺,貿然動手根本無濟于事,說不定還會牽連布防在四周的星界大軍。

    上次鐵血和幽魂聯手追擊,最終也不過是將殘夜打傷而已,身負影魔血脈的夜影大帝,于隱匿逃遁之道世上無人能出其右,他若想躲藏,誰也沒想到尋出他的蹤跡。

    天樞已在暗中行事,花影和冰羽也在悄悄策應,只待天樞卜出那一線天機,便可鎖定殘夜氣息,到時候他必將上天無路,入地無門。

    良久的沉默,壓抑的氛圍猶如暴風雨來臨前的黑暗,壓在每個人的心頭上,讓人感覺呼吸不暢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男是女?”莫煌率先打破沉默,這個問題憋在心里面好久了,不當面問一句實在難受的很。

    鐵血和幽魂慢慢轉頭望著他,莫煌聳聳肩:“你們不好奇嗎?反正我是好奇的要死。”

    鐵血和幽魂收回目光,一起望著殘夜。

    殘夜不答,仿佛沒聽到,莫煌有些尷尬,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“此來何事?”鐵血發問,聲音不大,卻中正雄渾,單聽他問話,仿佛只是老友之間的寒暄,而非生死仇敵的對峙。

    殘夜依然沒有回應,木樁一樣杵在原地。

    三位大帝面面相覷,本能地感覺不妙,但也樂的拖延時間,幽魂悄無聲息地與天樞那邊聯系,詢問還要多久才能完全鎖定殘夜的氣息,只待天樞那邊成事,這邊就可暴起發難,不死不休!

    天樞顯然正在忙碌,沒空理會,座下弟子高瞻回訊過來,一炷香!

    以占卜之術鎖定一位大帝的氣息,即便是號稱知過去,察未來的天樞大帝親自出手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更何況事起突然,天樞也沒來得及做太多準備,秘術能否成功也是未知之數。

    幽魂得了回訊,悄悄給鐵血和獸武傳音一句,兩人聽了都暗暗咂嘴,一炷香,不算長,但也看拖延的對象是誰,殘夜身為大帝,縱然現身此地也不可能毫無防備,能不能拖延得了,大家心里都沒底。

    不過最壞的情況也就是群起攻之了,反正幾位大帝聯手不會吃虧,不過打草驚蛇之下,想要一勞永逸地解決掉殘夜就是癡心妄想了。

    “能否回頭?”戰無痕再問,面上一片誠懇,“你生于星界,長于星界,得此方天地認可,成就大帝之身,為何要為魔族效力,涂炭這億萬生靈?”

    幽魂也道:“你若回頭,往事既往不咎。”

    獸武道:“不過你得先告訴我們你到底是男是女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夜空之下,傳來一陣輕笑,自現身之后便一直沒有動靜也沒有半點回應的殘夜終于出聲,似輕蔑,似不屑,有嘲弄,有譏諷。

    聲音傳入每個人的耳中,清晰至極,偏偏古怪的是,沒人能從這聲音推斷出殘夜的性別。聲音不難聽,反而還很悅耳,但只聽這聲音,說他是男的沒錯,說她是女人也行……

    沒人聽過這般奇特的聲音。

    爻嗣已經感覺有些不妙了,連忙轉頭望著蘇顏道:“傳訊大人,告知他這邊的情況。”

    蘇顏回道:“已經傳訊過去了。”

    楊開之前就吩咐過,若是這邊有什么大事發生,一定要第一時間告知于他,殘夜現身戰場,這便是大事,所以蘇顏第一時間就跟楊開取得了聯系。

    “大人怎么說?”爻嗣追問。

    蘇顏搖頭:“沒回應,許是正在忙。”

    爻嗣皺眉,沒做絲毫遲疑,傳令道:“各總鎮速回各自營地,清兵點將,保持警惕,隨時以防不測。”

    正看好戲的總鎮們聞言,紛紛應諾,迅速返回各自營地。

    身邊親兵吞了吞口口水,問爻嗣:“大人覺得會打起來?”

    爻嗣道:“夜影現身,機會難得,大帝們怎會錯過?”說完又搖了搖頭:“不過大帝們的戰斗我們怕是插不上手,只能力求自保了。”

    大帝們若爭斗起,能量余波肆虐,必是天崩地裂之局。

    那邊殘夜笑罷,口中突然輕喝一聲:“咄!”

    一直攏在袖子中的雙手以閃電般的速度探出,在身前掐了一個法決,帝元狂涌,霎時間天搖地動,嗡鳴之音從星界各處傳出,異變突起!

    戰無痕已經出手,他一直關注著殘夜一舉一動,在殘夜出聲之時便已一步跨出,不見他有什么動作,整個人已經奔襲到了殘夜面前,輕飄飄一拳轟出。

    拳頭看似無力,卻轟碎了虛空,拳峰之上綻放殷紅血光。

    緊隨在鐵血身后的是獸武大帝,并非莫煌反應比鐵血慢,實則是在鐵血出手的同時他也出手了,星界十大帝尊,又有哪一個是浪得虛名之輩?

    莫煌體內隱約傳來一陣若有若無的獸吼咆哮,手上憑空一招,粗壯的大手便攥住了一把斧頭,那斧頭銹跡斑斑,仿佛山村樵夫的砍柴斧,閑置多年不用。

    但當這斧頭朝殘夜劈下之時,卻是天地變色。

    幽魂站著原地沒有跟上去,不過神念卻是如潮水一般涌動,無形的神魂攻擊已化作神魂之矛,轟向殘夜識海。

    殘夜動,三位大帝動,大戰一觸即發!

    事起倉促,沒人反應的過來,如果時間足夠,鐵血等人更愿意等到天樞秘術施展之時再動手,但殘夜顯然不會給他們這個機會,孤身來此,連一句交流都沒有便已率先出手。

    整個世界以四位大帝所處之地為中心,一陣天旋地轉,所有事物皆迅速退去,四人所在,便是世界的軸心。

    毀天滅地的一拳轟來,顛倒乾坤的一斧臨身,還有那狂暴兇猛的神魂之矛,殘夜縱然同為大帝,若是結實吃上,也絕對不會有什么好下場。

    生死危機關頭,殘夜竟然沒動。

    鐵血揚眉,感覺有些不對,然而此刻已是箭在弦上,不得不發,拳上力量更兇猛許多,勢要將這天地轟碎。

    拳頭臨身的那一剎那,殘夜背后忽然出現蕩起漣漪,一個簸箕大小的墨色斑點現于身后。

    本就是黎明前最黑暗之時,可那墨點卻比任何黑都要暗。

    墨色斑點悠一出現,便驟然擴張,一下子由簸箕大小化作方圓十幾丈的黑暗。

    戰無痕一拳轟在殘夜身上,卻是詭異地毫不受力,整個人更是直接從殘夜身體中穿了過去,一頭扎進了墨色斑點里,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莫煌斧頭劈下,也一樣無功而返,斧頭切過殘夜身軀,不見半點血花,莫煌冷哼,心知殘夜這秘術應該是類似以實化虛的一種手段,看似不受力,實則不過是巧妙化解。

    斧頭又斜撩而上,帝元狂催,震擊開來,直讓那虛空都戰栗起來,以斧頭為中心,四周空間繽紛破碎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幽魂的神魂攻擊臨身,合三位大帝之力,殘夜縱然以實化虛也無以能擋,一口鮮血噴出,身形倒飛了出去,氣息迅速跌落。

    一瞬之間,殘夜重傷!

    莫煌還想追擊,殘夜卻是一甩斗篷,身形迅速消失不見。莫煌眉頭緊皺,只隱隱感覺到殘夜沒走,還在附近,卻根本找不出他的蹤跡,夜影大帝的隱匿之術,天下無雙。

    “不妙了呢。”幽魂凝視著那個墨色半點,面色凝重。

    殘夜方才拼著承受三位大帝的一輪猛攻,也要施展秘術,秘術之后,這墨色半點便出現了。

    幽魂從中察覺到了熟悉的氣息,那是魔域的氣息,墨色斑點的背后,連通的是另外一個乾坤!

    被楊開封印的兩界通道,已經被重新打開了!

    “混賬,枉費這片天地對他的一番信任!吃里扒外的狗東西!”莫煌勃然大怒,知道殘夜在附近,罵的很難聽,絲毫不顧忌自己和對方大帝的身份。

    他雖長相粗狂,但身為大帝,哪一個不是心思縝密之輩?這短短的一瞬間,他已看明白殘夜是如何解開封印的。

    殘夜是星界的大帝,有天地認可加身,但他也有影魔的血脈,與星界,與魔域,都有關系。正是這一層與兩界關聯的關系,讓他得以以自身為橋梁,溝通兩界,打開通道。

    這一點,其他人模仿不來,便是同為大帝的其他人也不行,魔域那邊的魔圣同樣做不到,普天之下,唯有殘夜才有此能力。

    事后想明白這一層不難,但事先誰也沒想到殘夜會如此做。

    待到察覺時,已經遲了。

    不過溝通兩界之時,殘夜也會受到兩個大乾坤的沖擊,勢必要付出一些代價,不過如今殘夜隱匿,沒人知道這代價到底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無痕進去了。”爻君望著那墨色斑點,眉頭一揚接著道:“咦,回來了。”

    墨色斑點之中,戰無痕的身影急速倒飛而回,面色竟是隱隱有些蒼白,站穩之后,負于身后的一手也微微有些不可察覺的輕顫。

    那雙銳利的眸子緊盯著前方的墨色斑點,低喝道:“來了!”
bbin体育官网 彩票巴巴网址 云南快乐十分常规图表 天津11选5遗漏top10 2012香港赛马会网址 老版888棋牌 白姐加大 金博棋牌下载 微信公众号打赏赚钱可行吗 股票分析软件推荐 三分彩五星胆